企业邮箱 | 163 | 联系我们 

刀尖上的舞者 中国经理人十大事件10

[ 录入者:admin | 时间:2008-01-25 10:17:45 | 作者: | 浏览:530次 ]TOP

    李金水事件

    ——给自己一条后路

    李金水,1976年开始从事IT行业。曾先后在利多富、ICL、NCR、天腾等公司担任多种职务。1997年随着天腾公司被收购而加入康柏;2000年5月,担任中国区第一副总裁,负责中国区的销售管理工作;2001年1月正式出任康柏(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总裁,负责康柏电脑公司在中国的所有业务。2002年3月15日,李金水辞去康柏(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总裁职务,离开康柏。现任安雅咨询顾问公司总裁。

    从1976年开始出来工作,喜欢趟外企的深水,又在6年中经历了四次企业合并。戏称自己是多次改嫁的女人,终于不愿再做女人的李金水炒了老板的鱿鱼,轻松地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不是自由的跳跃

    李金水刚出来工作的时候是一个软件工程师,曾经在英国ICL工作。他之所以去ICL是因为ICL在香港的中型企业客户很少,想扩展建造业、进出口公司业务。香港零售行业几乎只有ICL和DTS竞争,DTS很小,而在欧洲,很多零售商用的是ICL的系统。在他看来ICL的事业发展空间相当大。于是,李金水跟ICL的老板建议:“你给我一个机会,成立一个新的零售业部门,我当经理。”老板接受了,李金水去英国培训,然后回到香港,不到半年就把第一套系统卖给了ICL最大的一个客户——华润集团。那时候,华润集团有个百货公司刚刚成立。他以华润为开始,把ICL在香港风风火火地做了起来。李金水也因此而小有名气起来。NCR看中了他的销售才能,于是马上派人通过猎头公司,找到了李金水并对他说:“别把ICL养大,那太麻烦了。”

    NCR在香港的一个零售业总经理,半年内就要回欧洲,让李金水来接他的位子。后来,NCR把零售部、金融财务部、政府等合并为金融和非金融两个部门,由李金水负责后者。NCR给了李金水很多培训和机会,那时马来西亚做得不太好,就把他调过去做金融。1994年回到香港,李金水已是NCR太平洋区金融主管。

    可遗憾的是,在一年后,AT&T公司收购了NCR。李金水第一次做了改嫁的女人,而在其间他转去了天腾,仍然做金融。

    然而命运总是喜欢和李金水开玩笑,在天腾做了两年,结果康柏又把天腾给收购了。但这次还算给他留了一手,因为虽然康柏收购了天腾,但在业务上还是分开的,他的感觉只是换了一个老板而已。但被命运捉弄惯了的人总会又掉入命运之手的,这样做了一年多以后,康柏又收购了DEC。这一次的被收购给李金水的打击可不小,命运为什么总跟他过意不去?虽然这次不是自己的公司被收购了,但加入了DEC,康柏公司要进行内部结构大调整,那时候李金水被降了两级,所有高的职位都给了康柏和DEC的原员工,他们最大的感觉就是天腾的员工被视为低等民族。

    在这种情况下,他真的想离开。“在职业生涯中,我从来没有遇到这么伤心的一个日子。”

    李金水很感激一个曾经做代理的朋友,他说:“这么多年,你离开NCR,去了天腾,DEC再合并你又离开,如果每次合并你都要做逃兵的话,你要逃多少次呢?如果真有本事,你还有机会上去。”于是,带着一种“负气心理”,李金水留了下来,皇天不负有心人,经过重新部署,两年后(2001年1月),李金水做到了康柏中国总裁的位置。

    2000年听到惠普要收购康柏的消息时,李金水的第一反应是:“别这样搞了,我真的受不了了。”

    每一次收购似乎说来都是轻松的,但只有在李金水自己才知道那是怎样一种感受。谈到这六年的奇特的经历,他在说道:“我从业26年碰到4次合并,每一次的感觉就像女人出嫁。因为命太苦,我所在的企业总是被别人收购,被别人娶。我冒昧地把自己的角色比做女人,希望女性不要生气。我觉得企业合并和男女之间的关系是一样的。刚刚经历企业合并的时候,我不合作,年轻气盛,想你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但后来呢,再被合并,再嫁一次。那种感觉如同被强暴一样。你知道,有时我好不容易刚刚把对方企业服侍得好了一点,企业又被卖了。等到了这次惠普收购康柏已经是第四次,我实在忍受不了。我怎么知道惠普是什么样的男人?这次我不给你强暴的机会,不做女人了。所以我在合并完成前就主动辞职了。”

    李金水坦承,“我留在康柏,只是为了证明这一点(自己有本事)。这次惠普收购康柏,我也可以留下来,再战,但我年纪不轻了。而且,我为什么要证明?”他摇头,“我的命运真苦,没有可能一个人在6年内4次(被收购),每一次收购都要重新洗牌。”不愿再趟外企深水的李金水说,“我做了这个非常大的决定,无论是对是错,我都不介意。”

    李金水的经历在其他人看来简直是一种传奇了,然而,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知道那中间的酸与苦。这中间最让李金水懊恼的可能是:“几乎每次都是自己的公司给人家收购,没有一次你收购人家的经验。”

    告别外企的深水舞台

    李金水为别人打工已经有26年了,他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外企里度过的。人们都戏称他喜欢去趟外企的深水。念大学时,李金水学的是计算机,毕业后做软件工程师,却嫌“编码太辛苦,做了一段时间挺闷的,收入也不好”,就转而做了销售;在全面负责康柏中国之前,李金水所在公司都是卖大型机的,“做惯了大型机,就瞧不起PC的。曾经微软请我做过市场经理,我反问道,微软是谁?”1997年康柏收购天腾,一路卖大型机的李金水“做了两年又给人家收购,心里很不舒服”。回忆当时的感受,李金水说,“我从中学读到大学,突然给一家小学收购了,那时候康柏是什么公司我还不知道,我只知道PC把我收购了。所以说我的第一印象是他们收购我干嘛?”

    同时,李金水深刻感受到,一般中国人在外企工作,接触到最多的东西还是别人给你设计好的。你根本就是一台随着老板指挥而不断重复运转的机器。李金水用他自己作比喻就是:“我以前在大公司打工,我是一个机器人,我每天所做的工作是公司替我设计好的:每天10点钟要把昨天的销售数字报上来;你每天要跟代理商谈话。到了晚上,还要和不同区的经理统计报表,每天都是数字、数字、数字。一年一年下去,一天到晚坐在办公室里,人变得完全没有活力。”

    他选择离开康柏不愿再做改嫁女人的时候,是46岁,这个年龄对于职业经理人来说不是年轻,但也绝对不是年老,是一个不上不下的年龄。然而6年经历4次企业兼并的震荡,使得他身心倍感疲惫。在得到惠普康柏要合并的准确消息后,他痛苦迷茫,但他毅然坚决地选择了离开。“如果不合并,我不会走,但是今年1月我看大势已去,所以根本没等公司公布就走了。”

    他表示不愿再做机器人,虽然46岁就退休真的是太年轻了。但他不想再看到新的合并事件在他自己所在的公司发生,尤其是自己的公司被别人收购。这在他的心里是再也无法忍受的事情。可他又不敢保证命运之神不会再一次捉弄他。于是,他宁愿选择做个下课的CEO。

    开创属于自己的事业

    2002年3月15日,李金水正式离开工作了6年多的康柏公司,去马来西亚休息整顿了两周。这段时间对他来说也许是苦闷与彷徨的,对他来说,下课CEO最怕的是失落感。然而下课了的CEO又不能不失落。幸运的是,这位失落了一段时间后的前康柏CEO很快有了人生的新起点——开办属于自己的公司,这就是现在的安雅咨询顾问公司,它的总部在北京和美国。在外企工作了20多年的经历让他拥有丰富的人生资本去赚取现金资本。而且他也是成功的,现在他的公司业务正蒸蒸日上,很多时候是别人愿意主动上门来找他谈生意。这让他工作没有压力,而且在轻松舒适中还能赚到比过去辛苦做机器多更多的钱。

    浮沉在接力

    时间总是在不断修正笔尖纸刃锋芒下流光的错觉。曾几何时吴士宏的《逆风飞扬》火热地燃烧着热血青年的灵魂,他们的脑际平台上不断推演着属于自己的财经灰姑娘剧本。然而始于IBM的败局到TCL的折翅正使她头上的光环慢慢散去,时间将所有怀疑者的矛盾眼光和仰慕者的无上崇拜一起锁进历史的杂物房。

    短短几年间,在吴士宏的脚印依然清晰的路上,多位曾经在镁光灯下风头无两、业内业外叱咤一时的著名职业经理人也纷纷如秋叶落,他们的经历共同质化为中国经理人职业发展史上的一个黑色逻辑。

    “我们不是打工仔”的慨叹完成了姚吉庆的资本转化,祝剑秋有且仅有的一句“再不去国有企业”把他和方正集团利益纷争下的恩怨彰显无遗;李金水在东家多次被并后的格式化洗牌经历中选择了拒绝再玩,吴士宏在低调而孤傲地布置“天地人家”的同时与李东生的商业逻辑渐行渐远,最后把自己也隔绝在TCL的权力神坛之外;褚时健的悲剧是不公平的分配机制下造成的人性扭曲,屈云波的下海更像是这位在咨询界久负盛名高级智囊为了满足一睹企业真貌,好好验证理论知识应用效果的实习式经历;吃到虚胖之后又反弹到本位线的方正并没有让资历深厚的李汉生再有张扬他明星光芒的机会;“开朝元老、劳苦功高”的标签同样没能让倪润峰抵挡住“业绩至上”的致命一箭,廉颇老矣成了政府企图给老帅下落台阶的真实谎言……

    然而,媒体们所钟爱的经理人的悲情故事似乎并没有要结束的迹象,2003年的SARS风潮掩盖了人们对其他事情的关注度,但资本与知本博弈的硝烟味引领我们继续翻开大公司高管的离职日志:

    3月5日,由于杀毒软件市场竞争已经变成了纯粹的市场宣传战和价格竞争,擅长技术的反病毒专家刘旭从被辞掉北京瑞星电脑科技开发公司总经理兼总工程师的职位。

    5月12日,茅道临辞去新浪CEO职位,5月16日,又辞去他在中国的另一份职务:阳光文化媒体集团有限公司执行董事职务。对于茅道临是功成身退还是遭受逼宫,众说纷纭。

    7月15日,因为收购SIS、ALI失败的联华电子集团CEO,赫赫有名的联电三杰之一宣明智被辞去联电CEO职位。

    6月,甲骨文公司宣布业务模式转型,曾带领甲骨文中国公司一直突飞猛进的胡伯林Oracle中国区董事总经理职位被宣布取消。9月20日,胡伯林从Oracle中国公司辞职。

    ……

    时间送走了SARS,但经理人的浮沉仍接力在2004年:

    4月6日,朗讯以其中国总裁戚道协涉嫌违反《海外反腐败法》为理由将其解雇。

    5月16日,国资委党委书记李毅中正式宣布免去三九集团“教父”、掌舵三九近20年的赵新先所有职务——党委书记、总裁、董事长、首席执行官。

    9月10日,甲骨文以公司调整销售和咨询业务模式为由,宣布大中华区总经理陆纯初正式离职。

    11月1日,用友公司宣布年薪500万的职业经理人何经华因“个人理由”辞去公司总裁职务。

    11月18日,搜狐公司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古永铿以“个人原因”的理由结束了在搜狐的6年职业生涯。

    12月8日,中国航油总裁陈久霖因投机性石油衍生商品交易业务使公司蒙受约40多亿元人民币巨额亏损事件,被新加坡商业事务调查局逮捕。

    12月19日,曾在国内手机业叱咤风云的万明坚以所谓“健康理由”辞去TCL移动通信有限公司总经理。

    ……

    舆论的口诛笔伐还没来得及去解剖问题经理人的道德神经,更多的CEO已在“个人理由”无力遮盖的业绩嘲讽中应声倒下。从他们被鲜花、掌声和殷切目光送到权力之巅的那天起,聘者和被聘者相互认知的错位使败走麦城的隐喻似乎就早已注定。救火者出于为企业解决燃眉之急而过分神化了经理人的作用明显缺乏理性,资本对知本的放大效应也为职业经理人制造了太多“一步三回头”的心理负担,偏差累加的后果最终就演化成了竭尽全力的知本被清洗离场的唏嘘结局。或许,这已是喜欢越俎代庖同时又不太专业的董事会对他们最为仁至义尽的施舍了。

    当然,名企CEO的浮沉故事大可以当作璀璨烟花撒下的满地流光,报刊杂志偶尔粉墨登场的相关“专题报道”也会被当成花边新闻一样读完就束之高阁。但是,“如果深藏的职业经理人在中国生存、成长所面临的众多问题得不到根本解决,就极有可能毁掉这一代职业经理人成长的基础,中国企业在不远将来的国际竞争中,将面临整体竞争力与话语权的丧失”——龙新勇的这句警示并不是在危言耸听。

    链接1:什么是职业经理人

    从产权理论的角度看,所谓职业经理人,是指在一个所有权、法人财产权和经营权分离的企业中承担法人财产的保值增值责任,全面负责企业经营管理,对法人财产拥有经营权和管理权,由企业在职业经理人市场(包括社会职业经理人市场和企业内部职业经理人市场)中聘任,而其自身以年薪、股票期权等为获得报酬主要方式的职业化企业经营管理专家。

    简而言之,职业经理人就是一个职业人,一个通过在企业经营管理活动中出售自己的管理能力,以换取企业所提供的货币、股份等作为报酬的人。(这是本书所提出的关于职业经理人的“定义”。)

    链接2:西方职业经理人的发展历史

    1841年10月15日,美国马萨诸塞州的铁路上发生了一起两列客车迎头相撞的事故。社会公众反响强烈,认为铁路企业的业主没有能力管理好这种现代企业。在州议会的推动下,对企业管理制度进行了改革,选择有管理才能的人来担任企业的管理者,世界上第一个经理人就这样诞生了。

    发达国家职业经理人阶层的生成与发展大体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从1841年世界上第一位职业经理诞生到1925年美国管理协会成立。这个阶段标志着西方企业基本完成了业主式(或世袭式)经营企业到以聘用经理人来经营企业的转换,也可以看做职业经理人的成长期,而西方的企业制度也基本形成了近代公司制占主导地位的格局。

    第二阶段:从1925年到20世纪60年代末。在这一阶段随着美国哈佛大学企业管理研究院的成立,到20世纪60年代末80%以上的西方企业都聘请了职业经理人,标志着西方的职业经理人阶层的成熟,它的企业制度完成了近代公司制向现代企业制度的过渡。

    第三阶段:从20世纪70年代至今。西方的现代企业制度不断走向完善,并且出现了许多所谓的“后现代企业制度”方面的制度创新,而职业经理人阶层也不断走向完善,并成为西方社会中发挥越来越重要作用的一个阶层。职业经理人研究方面的理论也已经成熟并系统化,职业经理人的培养和培训机制也非常健全。

    经过漫长的发展历程,职业经理人已经成为了一个成熟和完善的阶层,他们在发达国家经济社会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链接3:中国职业经理人的发展历史

    相对于发达国家职业经理人100多年的发展历史,我国的职业经理人队伍还很不成熟,我国职业经理人主要经历了如下三个发展阶段:

    第一阶段:真正意义上的职业经理人土壤产生。1978年改革开放后的十余年中国有企业开始转变为真正的企业,明晰产权结构、建立现代企业制度。

    第二阶段:1994年《公司法》正式实施,为经理人的职业化提供了法律依据。并对职业经理人的职权做了界定,随之而来的“中国职业经理人第一案——王惟尊案”更多的是在法律的范畴内对职业经理人市场规范作了全面探索,从此打开了走向规范的中国职业经理人时代之门。

    第三阶段:中国加入WTO后,大量外资企业抢摊中国市场。并且为了应对“狼来了”的挑战,催生了职业经理人的巨大需求,无论是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呼唤职业经理人的声音空前高涨。

上一页[1][2][3][4][5][6][7][8][9][10]  回首页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中人网管理频道

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鲁西人力,国内招工,境外招工
版本所有 鲁西人力资源开发公司
热线电话0635-2189191
Copyright 2003-2018 http://www.lxhrc.com 鲁ICP备0907924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