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邮箱 | 163 | 联系我们 

谋略第二层 用智

[ 录入者:admin | 时间:2008-01-21 11:50:25 | 作者: | 浏览:531次 ]TOP

  “智”跟“巧”主要不同在于:“智”者,千虑之所臻也,“巧”则是偶现之一得也。前者委盘根纠结。步步为营,后者则须灵机沃动,一夫通明。

  策课用智,最主要是靠洞追宇宙事理——龙其明台事情之明因暗故,通晚动作之福祸兴袁,再措各种因果关联束“设”计。

  在《史记·孙于吴起列传》中就有段描述魂相国公叔用智除去政敌吴起的故事,即是这种典型。

  吴起在魏文侯蓖后,与田文(非孟尝君,另其人)争宰相之位,争不过田文。后来,田文死了,宰相的职务由一名叫公叔的接任。公叔自认自己是因为娶了魏国公主,做了驹马爷,才取得相位的,若论战功和才能的话,实在比吴起差多了,因此内心老觉得吴起对他地位的威胁太大,便想暗中除去吴起。

  公叔有位助身仆人,知道主人的心意,便向公叔献策说:“要除去吴起,那太容易了。”公叔问道:“要如何做呢”严仆人说:“吴起的为人,廉直有节操,(就是太好名了骗及引诗性等原则),以及谏略思维时心思的细密”。这种用智型谏略,设计耍诀在“深思熬虑”,因此一般人经过努力学刁、思考,大都可以到达这个层次,但耍超过这个层级进入通幽坎界,那思怕是需要稍投有点夫分了!

  达到“用智”境界的媒赂者,往往对所要解决的问题有清晰的把握,对问题在解决过程当户可能出现的意外情况有适当的应对措施。与“小巧”相比,用智更注重谋略的整体性,讲究稳扎稳订,以全面策划取胜。户国古代历史之上,虽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策略,但户国的谋赂家们还是更注重。退路干条的稳妥之术。

  在春秋战国时期,最善于为自己找退路的人,奠过于齐目的国相田文,即孟尝君;最善于为主人谋划退路的人,莫过于孟尝君的门客冯援。

  孟尝君号称门下有“食客三千”,三教九流之徒无所不备,他视门客如兄弟,门客们也忠诚于他。孟尝君名满天下,天下贤士纷纷投效。秦王也听到了他的名声,非常想招揽他,一直热情敌请,孟尝君不顾众人劝阻,来到秦国,送了一件银狐友袍子给秦王,秦王隆重欢迎他,想让他做亟相,但是大臣们都反对一个齐人做丞相,秦王又不想把他送回去,就软禁了盂尝君。

  孟尝君托人去求秦王最宠爱的把子燕姬,燕姬要求以银狐袍子作为谢礼,但袍子只有一件,已献给了秦王,孟尝君无计可施,手下名叫狗盗的,泥人宝库,披上狗皮,从狗洞进出,盗得袍子,送给燕姬,燕姬再三劝说,秦王答应放了孟尝君。一行人拼命逃往西谷关,生怕秦王反悔。等到了关口,不过半夜。关口听到鸡叫才外,于是孟尝君手下一叫鸡鸣之人,学起鸡叫。引得关内外群鸡乱叫,守关人以为天亮,就开丁关门,门客中早有人将过关文书的姓名改了,逃出函谷关,秦王果然派兵追赶。但晚了一步。

  盂尝君回到齐国,被齐王封为相国,手下人越来越多,孟尝君养不起那么多人,就把门客分为三等:一等门客吃饭有鱼肉,出门有车马;二等有好吃好喝,但无车马;三等门客只有粗茶淡饭。有一个叫冯援的三等门客,没来几天就唱没有鱼肉,孟尝君提升了他,他又唱没有车马,孟尝君就把他升为一等门客,过了儿天,冯援说家中老母无人养活。孟尝君又派人安顿好他老母,冯援安静了。过了一段时间,孟尝君找来冯援,问他会什么,冯援说会算帐,盂尝君就让他去收薛地的债,冯援问需要买点什么。孟尝君不耐烦地说:“你看家里缺什么就买什么吧!”

  盂尝君养食客就是靠薛地的赋税。所以老百姓负担很重,冯援去了之后。大楼宴席,请债户们吃饭,又很真诚的说:“孟尝君爱民如子,借债来帮助你们,我是受派来看望大家,有能力还的就慢慢还,还不了的就不用还了。然后一把火烧了债券。薛地百姓感激涕零。一心一意拥戴孟尝君。冯援两手空空回复孟尝君,孟尝君冷笑了一声,问:“先生买的东西在哪里?”冯援沉着地说:“您不是说缺什么买什么吗?我看不缺什么,只缺少‘义’,所以我就给您买了‘义’。”然后叙述了详细过程。孟尝君说:“您是要让我喝西北风啊!”

  秦王对于孟尝君一直气不过,就派人散布谣言,说孟尝君想称王,结果齐王罢免了孟尝君。一旦失势,真是人走茶凉,只有冯援形影不离,蹬随左右,到了薛地,百姓们都端茶送水,摆酒设宴,夹道欢迎,孟尝君感慨不已,对冯援说:“我终于明白先生的良苦用心了,总算有了一个安身的地方。”冯援则说:“这还远远不够,如果您给我一辆马车,我到泰国走一趟,让秦王也重用您,您应该好几个地方可以安身立命。”

  冯援到了咸阳,对秦王说:“如今天下奇才非齐即秦,齐秦争雄,共谋天下,关键是看人才储备。齐国全靠孟尝君尽心竭力,才有如今的局面,但齐王竞听信谗言,罢免孟尝君,您如果能抓住时机,在盂尝君不得志之时,把他话到秦国来,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他会为秦国效命,到那时大王您就是如虑添翼呀,您如果误了,齐王一旦反悔,重新起用孟尝君,您再后悔都迟了。秦王听了,非常高兴,立刻派了使者,十辆车马,一百斤黄金去迎接孟尝君。冯援立即返回齐国,直接去找齐王,他说;“齐秦争雄,关健在于人才,我听说秦王已派出使臣,携带重礼来请孟尝君去当远相,大王快想想清楚吧!齐国危险了。”齐王果然急了,问冯援应该怎么办,冯援说;“大王如果能恢复孟尝君的相国职位,再多加赏赐,孟尝君应该会回心转意,然后秦国就无计可施了,总不能硬抢吧!希望您早做决断!”齐王还有些半信半疑,派人去打听,发现秦国车马已人齐境,齐王听得消息就慌了,马上下令恢复孟尝君的相国职务,再赏一千户土地,并接来都城居住。齐王的命令比秦国车马早一步赶到薛城,秦王只得叹息晚了。这一计,奠定了孟尝君在齐国的稳固地位,齐国、秦国,薛城都是孟尝君的退路所在。齐王也看清了孟尝君对他没有威胁。这样消除了盂尝君在仕途上的潜在危险,这招巧借秦人使自己重掌相权,确实高明,他当然不是要真的到秦国去,身在异乡为异客,齐国是他的终极目标,现在地位的牢固,使他在这场政治经营术中获得了成功。

  用智还讲究以谋略的复杂性来确保谋略的安全性。在实战当中,过于简单的谋略往往不过是雕虫小计,惟有层层深人的谋略才能使敌方无可捉摸,并在此基础上取得胜利。请看下面的实例。

  武则天人官以后,高宗与她另欢女爱,十分快活。武则天经承帝恩。身怀六甲,生下一个女孩。

  一日,王皇后来看武则天。武则天心生一计,躲人内室,王皇后来到西宫,众宫女出来迎接,王皇后问武氏可在,宫女说是往花园采花去了,一会就回来。王皇后在宫中坐下,听到床上婴儿哭声,就走到床前,抱起武氏的女儿,抚弄一番。女孩一经怀抱,就不哭了,慢慢睡去。王皇后将女孩放下,用被盖好,见武氏仍未回来,也不再等,就出官回去了。

  王皇后一走,武则天就从侧室出来,俏俏地到了床前,掀开被子,女孩正熟睡。她狙下心肠,咬定牙龄,扼住女孩喉咙,将女孩扼死。然后仍用被子盖好。专等高宗下朝。

  时间不长,高宗就来到西宫,宗入官,二人闲聊几句,高宗问:

  武则天说:“已睡了一大会儿。”

  武则天拈着花朵,问高宗“女儿还在唾吗?”

  高宗说:“想必该醒了。”即令恃侍女上前掀开被子一看,吓得说不出话来。

  武则天问:“还唾着吗,为何不把她抱来?”侍女口中才说了个“不”字,武则天佯作不解,亲自到床前去抱女孩,手未及婴儿尸体,就哭了起来。高宗连忙向前,仔细一看,婴儿已经死了。

  武则天问侍女:“我往御园看花,不过隔了片刻,好好的一个婴儿,怎么会闷死呢?你们快讲个明白。难道是你们与我有仇,害死我女儿吗?”

  众侍女赶紧跪下,连说:“不敢。”

  武则天又道:。你们都是好人,难道有鬼吗?“

  众侍女道:“只有正官娘娘到此,曾见她坐床抚摩一会便去了。”

  武则天顿足大哭,说是王皇后害了她女儿,高宗初不相信,经不住武则天煽动,最后竟发怒,要废去王皇后。但王皇后并没有过失,害死婴儿的事又无证据,大臣们反对废后,此事只得作罢。

  又过了一段时间,武则天又生下一个男孩,争当皇后的资本又多了一些。为了早日夺得皇后的位置,就买通王皇后身边的宫女,将一木偶写上高宗姓名,及出生年月日。钉上铁钉,埋入王皇后床下。然后密告高宗,高宗令内待友挖,挖出木偶。

  高宗终于以上皇后无子、嫉妒、行巫术为由废去王皇后,武则天被立为皇后。

  武则天在这场斗争中成了胜利者,但她对失败者毫不手软。王皇后和萧淑纪被关在冷宫中,用一把大锁锁着门,只留一个小洞,从小洞中传送食物。

  一日,高宗独自一人路过冷官,看到这一切,心中怀念旧倩,对着里面喊道:“皇后、淑纪安在?”王皇后、萧淑纪听到是皇帝的声音,悲喜交加。二人哭着说:“我等有罪被废,怎得尚有尊称。”高宗道:“你等虽已被废,肤却尚是念着。”王皇后说:“陛下若有情,令妄等死而复生,重见日月,望改此院为养心院,方见圣思。”高宗说:“肤自有处置。”说完返回。

  这件事很快被武则天的耳目报告给武则天。武则天当面话问高宗,高宗抵赖不敢说实话。武则天竟下一道矫沼,令杖两人百下,又把手足截去,投人酒瓮之中。两人宛转哀号,历数日方才毙命。

  萧淑纪临死前恨骂武则天:“愿后世我生为猫鼠,时时扼阿武喉,方泄我恨。”

  武则天得到手下的报告后,就禁止官中养猫后姓为塔,萧淑纪姓为粟。王皇后和萧淑纪的家到边疆。

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鲁西人力,国内招工,境外招工
版本所有 鲁西人力资源开发公司
热线电话0635-2189191
Copyright 2003-2018 http://www.lxhrc.com 鲁ICP备0907924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