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邮箱 | 163 | 联系我们 

联想“三国志”:或许,我们误读了“权谋”!

[ 录入者:admin | 时间:2010-05-31 09:49:24 | 作者: | 浏览:528次 ]TOP

    在中国,当有人说要替“权谋”这个词平反的时候,恐怕要招致包括人肉搜索、臭鸡蛋、烂西红柿以及铺天盖地的谴责与道德讨伐。正因为考虑到如此“险恶”的后果,所以在思量如何命题的时候,我们使用了“或许”一词,至少情感上,会更中性一些,不知道这样的角度是不是可以真的让我们换一个角度来看待“权谋”。

    我们不得不承认,在人与人的关系层面,“权谋”在中国历史上扮演了几乎99%的“贬义”之意(《荀子-君道》上记载:“上好权谋,则臣下百吏诞诈之人乘是而后欺”,而现今影视剧中的宫廷戏、辫子戏,你争我斗的局面,玩的就是尔虞我诈),“权谋”一度被等同于“坏”。

    另外一个层面,当我们研究团队去找寻“权谋”这个词本意的时候,我们却发现:事实上,“权谋”在《辞海》中的本意是“随机应变的计谋策略,意为多智慧,善权谋”, 《汉书-艺文志》上“兵家”有“兵权谋十三家”,谓:“权谋者,以正守国,以奇用兵,先计而后战,兼形势,包阴阳,用技巧者也”。可见,当我们从“事”的层面去理解“权谋”的时候,权谋本来就是为了达成组织的目标,以方法、技术、计策、思维、逻辑等,发挥优势、规避劣势,出奇制胜,决胜千里。此为“权谋”在组织层面的含义,当然这里的组织也包括企业。

    让我们把关注的焦点回归到联想。把联想与“三国”、“权谋”联系起来,原因有三:第一,发端于1994年的柳倪分道扬镳的事件,暂且抛开柳传志、倪光南在具体观点上的分歧(一个是立志将联想做大做强,成为基业常青跨国公司的企业家,一个是对国家信息产业有着执着梦想与人文情怀的科学家),随着最后以倪光南的“出局”告终,不知道是否是出于对于出局者的“关怀”,当年业界的观点普遍将此视为联想的“权谋”动作——赶走创业期的“大功臣”;

    第二,在2005年5月1日,联想正式对外宣布收购蓝色巨人IBM全球PC业务,当时的国人一下子陷入到“民族IT产业雄起”的振奋之中,当然也不乏全球“小黑们(thinkpad粉丝)”对于联想发出质疑,就如同现在沃尔沃车迷对于“吉利”牌沃尔沃的质疑一般:“lenovo”牌的thinkpad,能否延续IBM的一贯风格和实力? 5年后的今天,当联想推出ideapad,推出thinkpad的低端版时,又有质疑声出来——thinkpad被联想“利用”了吗?

    第三,当2009年11月27日,联想集团对外公布将以现金和联想股价作价2亿美元收购联想移动的时候,联想给出的理由是:“在联想全球PC业务继续稳步发展的同时,我们将移动互联网视为未来重要的战略方向。联想已经为赢得这一市场进行了长时间的、充分的准备,自主研发了软硬件整合的、全球一流的创新产品,不久将在国内率先推出”。对照此前2008年1月,联想将移动作价1亿美元,出售给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掌控的弘毅投资等多家私募基金时,联想给媒体的一份声明(声明中说“出售手机业务有助于联想贯彻其长期策略发展重心,使集团及管理层可以专注发展其核心个人电脑业务,同时也使其手机业务得以独立运营,制定自己的战略方向”),不免又引发外界对于联想本次收购行为的猜测——是果真为“战略”所为,还是另有其他不可告人之因?

    我们不知道,推波助澜或者煽风点火算不算个别媒体的基本生存形态,也不懂得以单个媒体视角,在自己掌握话语主动权的平台(对外公开宣传、发行的媒体出版物或网络平台),对联想或者其他企业进行臆测或者评价算不算媒体行使第三方监督职责(大多数情况下,我们需要媒体出于“社会良知”和“公众话语权平台”,来行使他们的舆论监督职责,这也是媒体对于社会进步的责任与具体行动),如果算的话,套用社会大众对于“权谋”这个词的普遍理解,这些言论背后的出发点是否存在“权谋”?当一个不是事件当事人的第三方,在没有具体事实和数据的情况下,轻易去下的一个结论,会不会被当事人理解为另外一种方式的“权谋”?反求诸己,总归是让我们自己进步的一种最好方式吧。

    所以,当将被一些媒体怀疑为联想“三大权谋事件”放在研究的角度时,我们发现大家可能存在三个前提假设的错误,没有了前提,后续的讨论和结论也就有了问题。

    对前提假设的分析一:“权谋”的贬义只适合于人的关系层面,在公司发展的层面,只要是在法律和道德的范围内,结果永远是第一位的,方法只是第二位的。联想是公司,不是个人,我们看待“权谋”这个词的核心,是否应立足于“公司发展”的角度?

    我们认为,从这个角度而言,邓小平先生“不管黑猫白猫,逮到老鼠就是好猫”的论断,也是基于组织发展的层面。以此角度看待柳倪之争,之所以有“权谋”之论,是不是将对“个人”的评价,等同于对公司发展的评价?是不是将个人情感的好恶,等同于评价公司优劣的标准?如果是这样,这本身就是个错误的前提假设;

    对前提假设的分析二:如果我们研究沃尔沃的历史,你会发现,沃尔沃的“原户口所在地”也不是美国福特,它源自于北欧血统的瑞典斯德哥尔摩,到了1999年4月1日,才嫁给平民子弟“福特”。在沃尔沃70年的变革中,除了安全的品牌定位外,它的内涵不断发生变化,瑞典“沃尔沃”与“福特”牌沃尔沃一定不一样。自然,“吉利”牌沃尔沃和“福特”牌沃尔沃也不一样,这不会单纯因为沃尔沃迷们对沃尔沃的“品牌情感”,而改变这一过程(套用沃尔沃最新的广告语“人生何止沃尔沃”)。

    同样的,ibm牌“thinkpad”与lenovo牌的“thinkpad”也会不一样,联想有根据消费者需求的变化以及自身的战略定位选择自己产品的自由和权利,这也同时意味着它要为这一选择负责。至少到目前为止,我们还不能武断的认为:联想向下延伸thinkpad品牌,开发和推广ideapad品牌有问题。既然如此,判断联想舍弃“thinkpad”品牌的行为很“权谋”也就成了无稽之谈。

    我们认为,当年花了几十亿美金的代价买了回来,一定是做好了“消化和吸收”的准备,即使没有做好准备,联想在结果上也会接受到市场的信号(2008年,联想就亏损了9700万美金,这也是一种为自己的行为付代价的方式),继而改变自己的行为,但无论它在产品和市场策略上怎么做,都不能构成“权谋”,这显然毫无前提可言;

    对前提假设的分析三:市场上永远会有两种行为,冒险与保守。而且,冒险的行为永远是少数,保守的行为永远是多数,这或许是因为当年人类进化时被山洞外动物的袭扰所惊吓,进而成为今天我们大多数人偏向于行为保守的DNA,一个显著的例子是:在面对不确定未知的时候,大多数人会倾向于不行动或者少行动,而只有少数人勇敢的行动。当然,不是说所有的冒险行动都赢得了好结果,但我们不得不承认的时候,目前国内外大多数成功者都曾经是冒险行动的实践者,他们在面对不确定未知的时候,选择了用行动来替代思考,后来他们中的一些人真的成功了。

    以此来看,我们就不能用单纯的一两次收购行为,来评价联想战略的成败,也不能轻易用“权谋”这个词来评价柳传志、杨元庆作为联想掌门人的战略决策。当年卖掉移动是基于战略考虑,今天收购移动也是基于战略沟通,这和间隔的时间长短、买卖和收购付出的成本大小、联想移动是否和联想集团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等等,没有任何关系。我们认为,过分放大此类市场行为,只会让更多地旁观者陷入到“八卦”般的思考和猜忌,而于联想却是没有任何益处,无怪乎联想新一代领导者面对媒体的态度越来越成熟,这不是他们公关水平提高了,而是他们懂得,什么才是对于联想最关键的信息和决策。

    借联想案例,我们重新解读,如何理解企业管理中的“权谋”,与各位分享。

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鲁西人力,国内招工,境外招工
版本所有 鲁西人力资源开发公司
热线电话0635-2189191
Copyright 2003-2018 http://www.lxhrc.com 鲁ICP备0907924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