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邮箱 | 163 | 联系我们 

不要轻易的得罪一个人

[ 录入者:admin | 时间:2008-01-28 09:58:09 | 作者: | 浏览:591次 ]TOP

   在涌哮而来的滔天白浪中,七军健儿已成鱼虾矣。于禁低下了高傲的头颅,升起了一面白旗。关公回到高阜去处,升帐而坐。群刀手押着于禁进来。禁拜伏在地上,乞哀请命。关公曰:“汝怎敢抗吾?”于禁凄惨的回答,是奉了上司命令的差遣,身不由己。希望君侯怜悯一下我,一定以死相报。公绰髯笑曰:“吾杀汝,犹杀狗彘耳,空污刀斧!”令人缚送荆州大牢内监候:“待吾回,别作区处。”发落去讫。

  关羽在寄居曹操的日子里应该与于禁有过交往,见第二十七回美髯公千里走单骑 汉寿侯五关斩六将“却说曹操部下诸将中,自张辽而外,只有徐晃与云长交厚,其余亦皆敬服;”。那么其中也包括于禁。为何当时独张辽、徐晃与云长交厚?因为张、徐皆是降将,且新附未久,鲜有功劳,相比出道便跟随曹操的亲信将领,其与同僚的交往便难免有孤隔疏离之感,对于有同样背景和经历且新附的关羽自然是有着默契。其实放眼望去,由于共同的经历和利益诉求而结成的种种圈子远比出于兴趣和爱好结成的圈子更有生命力和韧性。古时的开科取士便分外看重 “同年”之谊,“他乡遇故知”自古便是人生一大乐事。 如今形容关系铁的民谣“一起同过窗,一起抗过枪,”便是刻画由于相同的经历带来的默契和向心力。

  而于禁跟随曹操久已,且于禁是曹操帐中非曹氏宗亲将领中的佼佼者。曹操被张绣偷袭,典韦战死,全军溃退。夏侯敦所部青州军下乡劫掠,于禁他不顾虑夏侯惇在曹营中的特殊地位,沿路杀掉叛军,安抚乡民。“青州兵走回,迎操泣拜于地,言于禁造**,赶杀青州军马。操大惊。须臾,夏侯惇、许褚、李典、乐进都到。操言于禁造**,可整兵迎之。” 。“于禁谋反了”的传言散播开来,连一时被蒙蔽的曹操惊慌之也准备亲自前来问罪,却见于禁不慌不忙,“乃引军射住阵角,凿堑音倩。安营。”先在外围布置好防备敌人偷袭的阵势,并杀退追敌张绣。“绣军大败,追杀百余里。” 才来到曹操面前,从容解释经过原委。 “今贼追兵在后,不时即至。若不先准备,何以拒敌?分辩小事,退敌大事。”,曹操对于禁大加赞扬,称他有古之良将的风度。“乃赐以金器一副,封益寿亭侯;责夏侯敦治兵不严之过。”为解襄阳之围,曹操是第一次将一支实力强劲的队伍交给非曹氏宗亲将领指挥去执行战役任务,魏国文武对作为副将的庞德颇有微辞,但是确没人对于禁作为主将的安排提出什么意见,也反映于禁的实力与影响力。

  作为一名有一定贡献的老部下,看见曹操对一名新附的且有草莽习气的降将如此厚爱,其“敬服”想必也是迎合曹操的脸色,其私下必是“阴妒之”。其待人接物的细微之处被敏感孤傲的关羽捕捉到,暗生睚眦,陈酿于心。面对战败被俘的于禁,丝毫不理会于禁“誓以死报”心意,其实未必要于以死相报,如果关羽也玩个宋江的把戏:解开绳索,大发一顿感慨,什么曹操刚愎跋扈,将军明珠暗投,非将军之过也,与我共佐皇叔,匡扶汉室云云,于禁必将感激涕零,将襄樊军事机密和盘托出。不过关羽终是骄傲且自负的那个关羽,他将于禁当众羞辱,“吾杀汝,犹杀狗彘耳,空污刀斧!”再令人缚送荆州大牢内监候:“待吾回,别作区处。”

  以于禁的阅历和对关羽的了解,他一定知道乞哀请命是为关羽所鄙夷。倘若于睁眉怒目,立而不跪,引得关羽大怒,欲将其推出斩首,于放声大笑,关羽奇之,于待关于唤回之时再晓以厉害,将襄樊的军事机密透个风什么的,想必关羽也不会将其缚送荆州大牢内监候。可是于禁此时已经崩溃了,他的底线就是活命,为了达到这个底线,他甚至早早的甩出了自己的底牌“望君侯怜悯,誓以死报。”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这个世界越来越小,变化的也越来越快。不要轻易的得罪一个人,即便他过去和现在看起来都显的微不足道。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中人网管理频道

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鲁西人力,国内招工,境外招工
版本所有 鲁西人力资源开发公司
热线电话0635-2189191
Copyright 2003-2018 http://www.lxhrc.com 鲁ICP备09079244号